朝代:先秦 / 两汉 / 魏晋 / 南北朝 / 隋代 / 唐代 / 五代 / 宋代 / 金朝 / 元代 / 明代 / 清代 /

江南逢李龟年古诗原文

唐代     杜甫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景,落时节又逢君。

江南逢李龟年古诗的意思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当年在岐王宅里,常常见到你的演出;在崔九堂前,也曾多次欣赏你的艺术。
没有想到,在这风景一派大好的江南;正是落花时节,能巧遇你这位老相熟。

注释
1.李龟年:唐朝开元、天宝年间的著名乐师,擅长唱歌。因为受到皇帝唐玄宗的宠幸而红极一时。“安史之乱”后,李龟年流落江南,卖艺为生。
2.岐王:唐玄宗李隆基的弟弟,名叫李范,以好学爱才著称,雅善音律。
3.寻常:经常。
4.崔九:崔涤,在兄弟中排行第九,中书令崔湜的弟弟。玄宗时,曾任殿中监,出入禁中,得玄宗宠幸。崔姓,是当时一家大姓,以此表明李龟年原来受赏识。
5.江南:这里指今湖南省一带。
6.落花时节:暮春,通常指阴历三。落的寓意很多,人衰老飘零,社会的凋弊丧乱都在其中。
7.君:指李龟年。

江南逢李龟年古诗的赏析

创作背景  此诗大概作于公元770年(大历五年)杜甫在长沙的时候。安史之乱后,杜甫漂泊到江南一带,和流落的宫廷歌唱家李龟年重逢,回忆起在岐王和崔九的府第频繁相见和听歌的情景而感慨万千写下这首诗。赏析

  诗是感伤世态炎凉的。李龟年是唐玄宗初年的著名歌手,常在贵族豪门歌唱。杜甫少年时才华卓著,常出入于岐王李隆范和中书监崔涤的门庭,得以欣赏李龟年的歌唱艺术。诗的开首二句是追忆昔日与李龟年的接触,寄寓诗人对开元初年鼎盛的眷怀;后两句是对国事凋零,艺人颠沛流离的感慨。仅仅四句却概括了整个开元时期(注:开元时期为713年—741年)的时代沧桑,人生巨变。语极平淡,内涵却无限丰满。

  李龟年是开元时期“特承顾遇”的著名歌唱家。杜甫初逢李龟年,是在“开口咏凤凰”的少年时期,正值所谓“开元全盛日”。当时王公贵族普遍爱好文艺,杜甫即因才华早著而受到岐王李隆范和中书监崔涤的延接,得以在他们的府邸欣赏李龟年的歌唱。而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既是特定时代的产物,也往往是特定时代的标志和象征。在杜甫心目中,李龟年正是和鼎盛的开元时代、也和他自己充满浪漫情调的青少年时期的生活,紧紧联结在一起的。几十年之后,他们又在江南重逢。这时,遭受了八年动乱的唐王朝业已从繁荣昌盛的顶峰跌落下来,陷入重重矛盾之中;杜甫辗转漂泊到潭州,“疏布缠枯骨,奔走苦不暖”,晚境极为凄凉;李龟年也流落江南,“每逢良辰胜景,为人歌数阕,座中闻之,莫不掩泣罢酒”(《明皇杂录》)。这种会见,自然很容易触发杜甫胸中原本就郁积着的无限沧桑之感。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诗人虽然是在追忆往昔与李龟年的接触,流露的却是对“开元全盛日”的深情怀念。这两句下语似乎很轻,含蕴的感情却深沉而凝重。“岐王宅里”、“崔九堂前”,仿佛信口道出,但在当事者心目中,这两个文艺名流经常雅集之处,是鼎盛的开元时期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的集中的地方,它们的名字就足以勾起诗人对“全盛日”的美好回忆。当年诗人出入其间,接触李龟年这样的艺术明星,是“寻常”而不难“几度”的,多年过后回想起来,简直是不可企及的梦境了。这里所蕴含的天上人间之隔的感慨,读者是要结合下两句才能品味出来的。两句诗在迭唱和咏叹中,流露了诗人对开元全盛日的无限眷恋,犹如要拉长回味的时间。

  梦一样的回忆,毕竟改变不了眼前的现实。“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风景秀丽的江南,在承平时代,原是诗人们所向往的作快意之的所在。诗人真正置身其间,所面对的竟是满眼凋零的“落花时节”和皤然白首的流落艺人。“落花时节”,如同是即景书事,又如同是别有寓托,寄兴在有意无意之间。这四个字,暗喻了世运的衰颓、社会的动乱和诗人的衰病漂泊,但诗人丝毫没有在刻意设喻,这种写法显得特别浑成无迹。加上两句当中“正是”和“又”这两个虚词一转一跌,更在字里行间寓藏着无限感慨。江南好风景,恰恰成了乱离时世和沉沦身世的有力反衬。一位老歌唱家与一位老诗人在飘流颠沛中重逢了,落花流水的风光,点缀着两位形容憔悴的老人,成了时代沧桑的一幅典型画图。它无情地证实“开元全盛日”已经成为历史陈迹,一场翻天覆地的大动乱,使杜甫和李龟年这些经历过盛世的人,沦落到了不幸的地步。感慨是很深的,但诗人写到“落花时节又逢君”,却黯然而收,在无言中包孕着深沉的慨叹,痛定思痛的悲哀。这样“刚开头却又煞了尾”,连一句也不愿多说,显得蕴藉之极。清代沈德潜评此诗:“含意未申,有案未断。”诗人这种“未申”之意对于有着类似经历的当事者李龟年,是不难领会的;对于后世善于知人论世的读者,也不难把握。像《长生殿·弹词》中李龟年所唱的“当时天上清歌,今日沿街鼓板”,“唱不尽兴亡梦幻,弹不尽悲伤感叹,凄凉满眼对江山”等等,尽管反复唱叹,意思并不比杜诗更多,倒很像是剧作家从杜甫的诗中抽绎出来的一样。

  四句诗,从岐王宅里、崔九堂前的“闻”歌,到落花江南的重“逢”,“闻”、“逢”之间,联结着四十年的时代沧桑、人生巨变。尽管诗中没有一笔正面涉及时世身世,但透过诗人的追忆感喟,却表现出了给唐代社会物质财富和文化繁荣带来浩劫的那场大动乱的阴影,以及它给人们造成的巨大灾难和心灵创伤。可以说“世运之治乱,华年之盛衰,彼此之凄凉流落,俱在其中”(孙洙评)。正如同旧戏舞台上不用布景,观众通过演员的歌唱表演,可以想象出极广阔的空间背景和事件过程;又像小说里往往通过一个人的命运,反映一个时代一样。这首诗的成功创作表明:在具有高度艺术概括力和丰富生活体验的大诗人那里,绝句这样短小的体裁可以具有很大的容量,而在表现如此丰富的内容时,又能达到举重若轻、浑然无迹的艺术境界。

历史评价  这首七言绝句脍炙人口,是杜甫晚年创作生涯中的绝唱,历代好评众多,如清代邵长蘅评价说:“子美七绝,此为压卷。”《唐宋诗醇》也说,这首诗“言情在笔墨之外,悄然数语,可抵白氏(白居易)一篇《琵琶行》矣。……此千绝调也。”清代黄生《杜诗说》评论说:“今昔盛衰之感,言外黯然欲绝。见韵于行间,寓感慨于字里。即使龙标(王昌龄)、供奉(李白)操笔,亦无以过。乃知公于此体,非不能为正声,直不屑耳。有公七言绝句为别调者,亦可持此解嘲矣。”

雨晴(一作秋霁)

唐代    杜甫

天水秋云薄,从西万里风。今朝好晴景,久雨不妨农。
塞柳行疏翠,山梨结小红。胡笳楼上发,一雁入高空。

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

唐代    杜甫

白盐危峤北,赤甲古城东。平地一川稳,高山四面同。
烟霜凄野日,粳稻熟天风。人事伤蓬转,吾将守桂丛。
东屯复瀼西,一种住青溪。来往皆茅屋,淹留为稻畦。
市喧宜近利,林僻此无蹊。若访衰翁语,须令剩客迷。
道北冯都使,高斋见一川。子能渠细石,吾亦沼清泉。
枕带还相似,柴荆即有焉。斫畬应费日,解缆不知年。
牢落西江外,参差北户间。久游巴子国,卧病楚人山。
幽独移佳境,清深隔远关。寒空见鸳鹭,回首忆朝班。

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

唐代    杜甫

许生五台宾,业白出石壁。余亦师粲可,身犹缚禅寂。
何阶子方便,谬引为匹敌。离索晚相逢,包蒙欣有击。
诵诗浑游衍,四座皆辟易。应手看捶钩,清心听鸣镝。
精微穿溟涬,飞动摧霹雳。陶谢不枝梧,风骚共推激。
紫燕自超诣,翠驳谁剪剔。君意人莫知,人间夜寥阒。

赠高式颜

唐代    杜甫

昔别是何处,相逢皆老夫。故人还寂寞,削迹共艰虞。
自失论文友,空知卖酒垆。平生飞动意,见尔不能无。

遣愁

唐代    杜甫

养拙蓬为户,茫茫何所开。江通神女馆,地隔望乡台。
渐惜容颜老,无由弟妹来。兵戈与人事,回首一悲哀。

龙门(即伊阙)

唐代    杜甫

龙门横野断,驿树出城来。气色皇居近,金银佛寺开。
往还时屡改,川水日悠哉。相阅征途上,生涯尽几回。

渝州候严六侍御不到,先下峡

唐代    杜甫

闻道乘骢发,沙边待至今。不知云雨散,虚费短长吟。
山带乌蛮阔,江连白帝深。船经一柱观,留眼共登临。

唐代    杜甫

绝岸风威动,寒房烛影微。岭猿霜外宿,江鸟夜深飞。
独坐亲雄剑,哀歌叹短衣。烟尘绕阊阖,白首壮心违。

虎牙行(虎牙在荆门之北,江水峻急)

唐代    杜甫

秋风欻吸吹南国,天地惨惨无颜色。洞庭扬波江汉回,
虎牙铜柱皆倾侧。巫峡阴岑朔漠气,峰峦窈窕谿谷黑。
杜鹃不来猿狖寒,山鬼幽忧雪霜逼。楚老长嗟忆炎瘴,
三尺角弓两斛力。壁立石城横塞起,金错旌竿满云直。
渔阳突骑猎青丘,犬戎锁甲闻丹极。八荒十年防盗贼,
征戍诛求寡妻哭,远客中宵泪沾臆。

遣兴

唐代    杜甫

干戈犹未定,弟妹各何之。拭泪沾襟血,梳头满面丝。
地卑荒野大,天远暮江迟。衰疾那能久,应无见汝时。

宿白沙驿(初过湖南五里)

唐代    杜甫

水宿仍馀照,人烟复此亭。驿边沙旧白,湖外草新青。
万象皆春气,孤槎自客星。随波无限月,的的近南溟。

覆舟二首

唐代    杜甫

巫峡盘涡晓,黔阳贡物秋。丹砂同陨石,翠羽共沉舟。
羁使空斜影,龙居閟积流。篙工幸不溺,俄顷逐轻鸥。
竹宫时望拜,桂馆或求仙。姹女临波日,神光照夜年。
徒闻斩蛟剑,无复爨犀船。使者随秋色,迢迢独上天。

近闻

唐代    杜甫

近闻犬戎远遁逃,牧马不敢侵临洮。渭水逶迤白日净,
陇山萧瑟秋云高。崆峒五原亦无事,北庭数有关中使。
似闻赞普更求亲,舅甥和好应难弃。

江上

唐代    杜甫

江上日多雨,萧萧荆楚秋。高风下木叶,永夜揽貂裘。
勋业频看镜,行藏独倚楼。时危思报主,衰谢不能休。

玩月呈汉中王

唐代    杜甫

夜深露气清,江月满江城。浮客转危坐,归舟应独行。
关山同一照,乌鹊自多惊。欲得淮王术,风吹晕已生。

后出塞五首

唐代    杜甫

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
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
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
千金买马鞍,百金装刀头。
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
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
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

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
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
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
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
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

古人重守边,今人重高勋。
岂知英雄主,出师亘长云。
六合已一家,四夷且孤军。
遂使貔虎士,奋身勇所闻。
拔剑击大荒,日收胡马群;
誓开玄冥北,持以奉吾君!

献凯日继踵,两蕃静无虞。
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
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
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
主将位益崇,气骄凌上都:
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

我本良家子,出师亦多门。
将骄益愁思,身贵不足论。
跃马二十年,恐辜明主恩。
坐见幽州骑,长驱河洛昏。
中夜间道归,故里但空村。
恶名幸脱免,穷老无儿孙。

院中晚晴怀西郭茅舍

唐代    杜甫

幕府秋风日夜清,澹云疏雨过高城。叶心朱实看时落,
阶面青苔先自生。复有楼台衔暮景,不劳钟鼓报新晴。
浣花溪里花饶笑,肯信吾兼吏隐名。

释闷

唐代    杜甫

四海十年不解兵,犬戎也复临咸京。失道非关出襄野,
扬鞭忽是过胡城。豺狼塞路人断绝。烽火照夜尸纵横。
天子亦应厌奔走,群公固合思升平。但恐诛求不改辙,
闻道嬖孽能全生。江边老翁错料事,眼暗不见风尘清。

小园

唐代    杜甫

由来巫峡水,本自楚人家。客病留因药,春深买为花。
秋庭风落果,瀼岸雨颓沙。问俗营寒事,将诗待物华。

送段功曹归广州

唐代    杜甫

南海春天外,功曹几月程。峡云笼树小,湖日落船明。
交趾丹砂重,韶州白葛轻。幸君因旅客,时寄锦官城。

白丝行

唐代    杜甫

缫丝须长不须白,越罗蜀锦金粟尺。象床玉手乱殷红,
万草千花动凝碧。已悲素质随时染,裂下鸣机色相射。
美人细意熨帖平,裁缝灭尽针线迹。春天衣著为君舞,
蛱蝶飞来黄鹂语。落絮游丝亦有情,随风照日宜轻举。
香汗轻尘污颜色,开新合故置何许。君不见才士汲引难,
恐惧弃捐忍羁旅。

柴门

唐代    杜甫

孤舟登瀼西,回首望两崖。东城干旱天,其气如焚柴。
长影没窈窕,馀光散唅呀。大江蟠嵌根,归海成一家。
下冲割坤轴,竦壁攒镆铘。萧飒洒秋色,氛昏霾日车。
峡门自此始,最窄容浮查。禹功翊造化,疏凿就欹斜。
巨渠决太古,众水为长蛇。风烟渺吴蜀,舟楫通盐麻。
我今远游子,飘转混泥沙。万物附本性,约身不愿奢。
茅栋盖一床,清池有馀花。浊醪与脱粟,在眼无咨嗟。
山荒人民少,地僻日夕佳。贫病固其常,富贵任生涯。
老于干戈际,宅幸蓬荜遮。石乱上云气,杉清延月华。
赏妍又分外,理惬夫何夸。足了垂白年,敢居高士差。
书此豁平昔,回首犹暮霞。

今夕行(自齐赵西归至咸阳作)

唐代    杜甫

今夕何夕岁云徂,更长烛明不可孤。咸阳客舍一事无,
相与博塞为欢娱。冯陵大叫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枭卢。
英雄有时亦如此,邂逅岂即非良图。
君莫笑刘毅从来布衣愿,家无儋石输百万。

惠义寺送王少尹赴成都(得峰字)

唐代    杜甫

苒苒谷中寺,娟娟林表峰。阑干上处远,结构坐来重。
骑马行春径,衣冠起晚钟。云门青寂寂,此别惜相从。

送卢十四弟侍御护韦尚书灵榇归上都二十韵

唐代    杜甫

素幕渡江远,朱幡登陆微。悲鸣驷马顾,失涕万人挥。
参佐哭辞毕,门阑谁送归。从公伏事久,之子俊才稀。
长路更执绋,此心犹倒衣。感恩义不小,怀旧礼无违。
墓待龙骧诏,台迎獬豸威。深衷见士则,雅论在兵机。
戎狄乘妖气,尘沙落禁闱。往年朝谒断,他日扫除非。
但促铜壶箭,休添玉帐旂。动询黄阁老,肯虑白登围。
万姓疮痍合,群凶嗜欲肥。刺规多谏诤,端拱自光辉。
俭约前王体,风流后代希。对扬期特达,衰朽再芳菲。
空里愁书字,山中疾采薇。拨杯要忽罢,抱被宿何依。
眼冷看征盖,儿扶立钓矶。清霜洞庭叶,故就别时飞。

酬孟云卿

唐代    杜甫

乐极伤头白,更长爱烛红。相逢难衮衮,告别莫匆匆。
但恐天河落,宁辞酒盏空。明朝牵世务,挥泪各西东。

王竟携酒,高亦同过,共用寒字

唐代    杜甫

卧病荒郊远,通行小径难。故人能领客,携酒重相看。
自愧无鲑菜,空烦卸马鞍。移樽劝山简,头白恐风寒。

出郭

唐代    杜甫

霜露晚凄凄,高天逐望低。远烟盐井上,斜景雪峰西。
故国犹兵马,他乡亦鼓鼙。江城今夜客,还与旧乌啼。

建都十二韵

唐代    杜甫

苍生未苏息,胡马半乾坤。议在云台上,谁扶黄屋尊。
建都分魏阙,下韶辟荆门。恐失东人望,其如西极存。
时危当雪耻,计大岂轻论。虽倚三阶正,终愁万国翻。
牵裾恨不死,漏网荷殊恩。永负汉庭哭,遥怜湘水魂。
穷冬客江剑,随事有田园。风断青蒲节,霜埋翠竹根。
衣冠空穰穰,关辅久昏昏。愿枉长安日,光辉照北原。

送赵十七明府之县

唐代    杜甫

连城为宝重,茂宰得才新。山雉迎舟楫,江花报邑人。
论交翻恨晚,卧病却愁春。惠爱南翁悦,馀波及老身。

友情链接: 词语大全    成语大全   
蜀ICP备15007361号-18   E_mail:zzkj8899 foxmail.com
2005-2022 https:www.888dfh.com  古诗文网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