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代:先秦 / 两汉 / 魏晋 / 南北朝 / 隋代 / 唐代 / 五代 / 宋代 / 金朝 / 元代 / 明代 / 清代 /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古诗原文

五代     李煜

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古诗的意思

注释①此词调名亦作《渔父词》,《历代诗余》中作《渔歌子》。据宋阮阅《诗话总龟》载:“予尝于富商高氏家,观贤画《盘车水磨图》,及故大丞相文懿张公弟,有《春江钓叟图》,上有南唐李煜金索书《渔父词》二首。其一曰:‘浪花有意千里雪,……’其二曰:‘一棹春风一叶舟,……’”。另《古今诗话》中亦云:“张文懿家有《春江钓叟图》,上有李煜《渔父词》二首。”又,《花草粹编》中此词有题作“题供奉卫贤《春江钓叟图》,并注云:“金索书,不知书名抑书法也。”据承焘《唐宋词人年谱·南唐二主年谱》引陶谷《清异录》云:“后主善书,作颤笔樛曲之状,遒劲如寒松霜竹,谓之‘金错刀’。”依王仲闻解,“金索书”即“金错刀书”,也就是李煜的书法。
②浪花:《词谱》、《花草粹编》中均作“阆(láng)苑”。阆苑,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有意:有本作“有情”。千里雪:一作“千重雪”,此据《全唐诗》。千重,千层,层层叠叠。
③桃花:一作“桃李”,此据《全唐诗》。一队春:指桃李盛开,由近及远,好像队列有序一样排列着,言春色正浓,春意盎然。
④身:《南唐二主词汇笺》中作“轮”;《诗话总龟》中作“鳞”。一竿身:一根钓竿。
⑤侬(nóng):江南口语。快活:《诗话总龟》中作“世上”。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古诗的赏析

鉴赏

  这首词是题《春江钓叟图》画之词。据《南唐书·后主纪》载:“文献太子恶其有奇表,后主避祸,惟覃思经籍。”由此,也有人认为,这首词是“后主为情势所迫,沈潜避祸,隐遁世尘并写词表露自己的遁世之心,以释文献太子的疑嫉”(蒲仁、梅龙《南唐二主词全集》辑注),也有道理。词史上最早写《渔父》词的,是唐代的张志和。李煜这首词,继承的就是张志和的“渔父家风”,写渔父的快逍遥。从词意上看,此词耽于隐逸、格调不高,当是李煜前期意念消沉的作品。

  此词开篇入画,将画中意境以言辞写出,以画境言心境。“浪花”成“千里雪”,“桃花”作“一队春”,写春江浪涌,春光明媚,中间嵌以“有意”和“无言”,作者以情见景,借景寓意,心态淡然而出。有酒、有竿、悠然独钓,这种情境虽静寂却清新,所以作者以问作结:“快活如侬有几人?”其叹如赞,表现出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和满足。这首词语淡情疏,清丽简约,诗情与画境浑然一体,趣致盎然。

  这首词题画抒怀,借景寓意,虽然情趣不高,但悠然散淡之意境却清丽不俗,也可视为题画诗词中的精品。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五代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雕栏通:阑)

病中感怀

五代    李煜

憔悴年来甚,萧条益自伤。风威侵病骨,雨气咽愁肠。
夜鼎唯煎药,朝髭半染霜。前缘竟何似,谁与问空王。

一斛珠·晓妆初过

五代    李煜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木兰花·晚妆初了明肌雪

五代    李煜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春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菩萨蛮·蓬莱院闭天台女

五代    李煜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梅花

五代    李煜

殷勤移植地,曲槛小栏边。共约重芳日,还忧不盛妍。
阻风开步障,乘月溉寒泉。谁料花前后,蛾眉却不全。
失却烟花主,东君自不知。清香更何用,犹发去年枝。

感怀

五代    李煜

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
凭阑惆怅人谁会,不觉潸然泪眼低。
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
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悼诗

五代    李煜

永念难消释,孤怀痛自嗟。雨深秋寂莫,愁引病增加。
咽绝风前思,昏濛眼上花。空王应念我,穷子正迷家。

捣练子令·深院静

五代    李煜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采桑子(一名丑奴儿、罗敷媚、罗敷艳歌)

五代    李煜

辘轳金井梧桐晚,几树惊秋。昼雨如愁,百尺虾须上玉钩¤
琼窗春断双蛾皱,回首边头。欲寄鳞游,九曲寒波不溯流。
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细雨霏微,不放双眉时暂开¤
绿窗冷静芳音断,香印成灰。可奈情怀,欲睡朦胧入梦来。

菩萨蛮·铜簧韵脆锵寒竹

五代    李煜

铜簧韵脆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
雨云深绣户,来便谐衷素。宴罢又成空,魂迷春梦中。

题金楼子后

五代    李煜

牙签万轴裹红绡,王粲书同付火烧。
不于祖龙留面目,遗篇那得到今朝。

五代    李煜

迢迢牵牛星,杳在河之阳。粲粲黄姑女,耿耿遥相望。
莺狂应有恨,蝶舞已无多。(《落花》)
揖让月在手,动摇风满怀。(《咏扇》)
病态如衰弱,厌厌向五年。(以下《律髓注》)
衰颜一病难牵复,晓殿君临颇自羞。
冷笑秦皇经远略,静怜姬满苦时巡。
鬓从今日添新白,菊是去年依旧黄。(以下《翰府名谈》)
万古到头归一死,醉乡葬地有高原。
人生不满百,刚作千年画。(《野客丛谈》)
日映仙云薄,秋高天碧深。(《海录碎事》)
乌照始潜辉,龙烛便争秉。(以下《孔帖》)
凝珠满露枝。
游飏日已西,肃穆寒初至。
九重开扇鹄,四牖炳灯鱼。
羽觞无算酌。
倾碗更为寿,深卮递酬宾。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五代    李煜

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陈迹怅人非。天教心愿与身违。
待月池台空逝水,荫花楼阁漫斜晖,登临不惜更沾衣。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五代    李煜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五代    李煜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五代    李煜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五代    李煜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渔父(一名渔歌子)

五代    李煜

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身,
快活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
万顷波中得自由。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五代    李煜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一梦一作:梦里)

书灵筵手巾

五代    李煜

浮生共憔悴,壮岁失婵娟。
汗手遗香渍,痕眉染黛烟。

挽辞

五代    李煜

珠碎眼前珍,花凋世外春。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
玉笥犹残药,香奁已染尘。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
艳质同芳树,浮危道略同。正悲春落实,又苦雨伤丛。
秾丽今何在,飘零事已空。沉沉无问处,千载谢东风。

清平乐·别来春半

五代    李煜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柔肠断一作:愁肠断)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五代    李煜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亡后见形诗

五代    李煜

异国非所志,烦劳殊清闲。
惊涛千万里,无乃见钟山。

渡中江望石城泣下

五代    李煜

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
吴苑宫闱今冷落;广陵台殿已荒凉。
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万行。
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闲坐细思量。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五代    李煜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病中书事

五代    李煜

病身坚固道情深,宴坐清香思自任。月照静居唯捣药,
门扃幽院只来禽。庸医懒听词何取,小婢将行力未禁。
赖问空门知气味,不然烦恼万涂侵。

书琵琶背

五代    李煜

侁自肩如削,难胜数缕绦。
天香留凤尾,馀暖在檀槽。

赐宫人庆奴

五代    李煜

风情渐老见春羞,到处消魂感旧游。
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态拂人头。

友情链接: 词语大全    成语大全   
蜀ICP备15007361号-18   E_mail:zzkj8899 foxmail.com
2005-2022 https:www.888dfh.com  古诗文网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