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代:先秦 / 两汉 / 魏晋 / 南北朝 / 隋代 / 唐代 / 五代 / 宋代 / 金朝 / 元代 / 明代 / 清代 /

张九龄简介

唐代    

张九龄,张九龄的古诗大全

张九龄(678-740) : 唐开元尚书丞相,诗人。字子寿,一名博物,汉族,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市)人。长安年间进士。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罢相,为荆州长史。诗清淡。有《曲江集》。他是一位有胆识、有远见的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诗人、名相。他忠耿尽职,秉公守则,直言敢谏,选贤任能,不徇私枉法,不趋炎附势,敢与恶势力作斗争,为“开元之治”作出了积极贡献。他的五言古诗,以素练质朴的语言,寄托深远的人生慨望,对扫除唐初所沿习的六朝绮靡诗,贡献尤大。誉为“岭南第一人”。

查看更多张九龄的古诗      更多唐代的古诗

张九龄生平

早年经历

官宦世家 少有才名

张九龄,字子寿,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市)人。唐仪凤三年(678年)出生于世代仕宦的家庭。曾祖父张君政,曾任韶州别驾;祖父张子虔出任过窦州(治所在今广东信宜县)录事参军;父亲张弘愈,曾为新州索卢县(今广东新兴县南部)县丞。张九龄幼时聪明敏捷,擅长写文章。9岁知属文,13岁能写出好文章,时用书信干求广州刺史王方庆,王方庆非常赞赏他,说: “这个人一定能有所作为。”王方庆的赞叹,对鼓励他立下远大志向有积极作用。

崭露头角 任官唯贤青年时期的张九龄,才智过人,勤奋好学,能诗善文。武则天长安二年(702年),登进士第,为考功郎沈佺期所赏识。被授予校书郎官职。长安三年,宰相张说因直言得罪了武则天的宠臣张昌宗,被流放到岭南,过韶州,得阅张九龄文章,夸奖他的文章“有如轻缣素练”,能“济时适用”,一见而厚遇之。张说博学多才,是当时文人的领袖,又是朝中多有建树的重臣,他的激励对刚刚走上人生道路的张九龄是很大的鼓舞。

神龙三年(707年),张九龄赴京应吏部试,才堪经邦科登第,授秘书省校书郎。神龙四年夏,奉使岭南,就便省亲。他当了几年秘书郎,得不到调迁,萌生归乡之念。正好太子李隆基有所作为,举天下文藻之士,亲自策问,九龄应试道牟伊吕科,对策优等,升为右拾遗。李隆基即位为玄宗,张九龄改任左拾遗。但是,张九龄与宰相姚崇的矛盾却越来越大。姚崇是唐玄宗所器重的大臣,执掌军国大权。张九龄在唐玄宗上台的第二年,就上书姚崇,提醒他“远馅躁,进纯厚”。姚崇复书嘉纳其言,在选官用人中消除过去缘亲是举的流弊,坚持以才取人,整顿吏治。

先天元年(712年)12月,玄宗于东宫举文学士,张九龄名列前茅,授左拾遗;他曾上书唐玄宗李隆基,主张重视地方官人选,纠正重内轻外风气;选官应重贤能,不循资历。

开大庾岭

然而,意见并不总是一致,过了三年,开元四年(716年)秋,张九龄又以“封章直言,不协时宰”,招致了姚崇不满,这年秋天,他以秩满为辞,去官归养。张九龄回到岭南,住了一年多时间。他并不闲居,而是想为家乡办点实事。甫到家中,便向朝廷状请开大庾岭路。张九龄出入岭南,也走过这必经之路,对大庾岭梅关“人苦峻极”的险阻深有感受。开元年间的唐王朝,经贞观以来近百年的励精图治,社会繁荣。岭南以沿海之利,海外贸易交通有了很大发展,广州已成为中外海上交通门户的大商港。在这种情况下,开凿梅关古道,改善南北交通显得非常迫切。张九龄的建议得到朝廷批准,于是他自任开路主管,趁着农闲征集民夫,开始开凿工程。张九龄亲自到现场踏勘,缘磴道,披灌丛,不辞劳苦,指挥施工。古道修通后,全长十几公里,路宽近17米,路两旁遍植松树。路修成之后,张九龄撰写了《开凿大庾岭路序》,记述大庾岭开凿后,公私贩运“转输不以告劳,高深为之失险。于是乎鐻耳贯胸之类,珠琛绝赆之人,有宿有息,如京如坻”。由于梅关古道的修通,南北交通大为改观。梅岭古道成了连接南北交通的主要孔道,后人誉之为“古代的京广线”,不仅为唐代南北交通作出巨大贡献,而且造福子孙后代。宋代大量移民南下,大庾岭路对他们来说是最快捷便当的通衢大道。张九龄居家时间,与曲江县尉王履震、韶州王司马来往密切,诗酒唱酬,结成知己。开元五年(717年)夏秋之间,他与王履震联袂来到广州,写下《与王六履震广州津亭晓望》诗。

为官之道

重出官场 仕途波折

开元六年(718年)春,张九龄被召入京,返京时,王司马一直送到大庾岭上。到京后,因修大庚岭路有功,拜左补阙,主持吏部选拔人才。张九龄的才学与能干渐为大家所认识。吏部考试选拔人才,他与右拾遗赵冬曦四次奉命参与评定等第,都能公允服人。

开元七年,改任礼部员外郎,开元八年,又升迁司勋员外郎。

开元九年(721年),张说入拜宰相。张说对张九龄早寄以厚望,见他果然文才出众,又和自己同姓,便与他论谱叙辈,夸奖张九龄“后出词人之冠也”。靠张说的赏识和提拔,张九龄提升为中书舍人内供奉。张九龄并不因为和张说关系密切而随声附和,他对张说的断然行事多有劝说,体现出办事公允和卓有预见。玄宗东巡泰山封禅,封禅之后有进阶行赏之事,张九龄因此提醒张说选择随行人员要注意选那些清流高品,以免引起非议。然而张说选定从行登山的官员,许多是官阶较低且己之所亲者,果然招致一片怨言。张说对玄宗所赏识的御史中丞宇文融奏事多压制不理,张九龄提醒他“不可不备”,张说没放在心上。

开元十年,多次升迁担任司勋员外郎。当时,张说担任中书令,他与张九龄同姓,(按年龄)排序结为宗族兄弟,张说特别亲近、看重他,张九龄很高兴(张说)了解自己,所以也(愿意)依傍跟从他。

开元十一年(723年),张九龄被任为中书舍人。

开元十三年,皇帝东巡,举行祭祀天地的大礼。张说亲自决定侍从皇帝登山的官员,他多推荐两省录事、主书和自己亲近的官员代理官职登山,于是(对他们)特别加以晋级,破格授予(他们)五品官职。当初,张说命令张九龄草拟诏书时,张九龄对张说说: “官爵是天下共用的器物,应该把道德名望高的人排在前面,有功劳的旧臣排在后面。如果颠倒了顺序,指责和批评就会产生。现在登山封禅,广施恩泽,这是千年—遇的大事。有名望和品德高尚的人,不能蒙受恩泽,官府中办理文书的小吏末流却先被加官晋爵,(我)只是担心制度出台之后,天下各地的人会感到失望。现在制订草表的时候,事情还可以更改,只是希望您仔细研究谋划这件事,不要留下悔恨。”张说说: “事情已经定下来, 荒唐无据的议论,哪里值得担心呢?”最终没有听从。等到制度出台时,朝廷内外的人对张说有很多指责。当时,御史中丞宇文融刚掌管田户租税的事情,每次向皇帝陈奏,张说多建议皇帝不要听从他,宇文融也因此对张说不满,张九龄劝张说对宇文融要有所防备,张说又不听从他的话。没过多久,张说果真被宇文融弹劾,罢掉了知政事的官职,张九龄也改为太常少卿,不久调出京师担任冀州代理刺史。后改授洪州(南昌)都督,不久又转授桂州都督,充岭南按察使。

开元十四年(726年)四月,宇文融和李林甫等人弹劾张说,张说被罢相,张九龄也受牵连,张九龄改任太常少卿。六月,奉命祭南岳及南海,就便归省。是年秋张九龄回京,仍被指为亲附张说,调任外官,出为冀州刺史。张九龄以老母不欲从之任所为由,表请罢官。翌年三月,改任洪州(治所今江西南昌)都督。在洪州任上,写了《在郡怀秋》诗二首,表达了时不能用,忧郁思归的心情,其一为:秋风入前林,萧瑟鸣高枝。寂寞子思,寤叹何人知。臣成名不立,志存岁已驰。五十而无闻,古人深所疵。平生去外饰,直道如不羁。未得操割效,忽复寒暑移。物情自古然,身退毁亦随。悠悠沧江渚,望望白云涯。路下霜且降,泽中草离披。兰艾若不分,安用馨香为。

开元十七年(729年),张说又被玄宗拜任尚书左丞相、集贤院学士。开元十八年一病不起,终于病逝。他多次推荐张九龄做集贤院学士。

开元十八年(730年),张九龄转任桂州(治所今广西桂林)刺史兼岭南道按察使摄御史中丞。便道归省,与家人欢聚。开元十九年春,他从桂林乘船顺流巡行按察来到广州。

三度入京 谏官本色

开元十九年(731年)三月,张九龄被召入京,擢秘书少监,兼集贤院学士副知院事。他奉旨代撰敕文,对御而作,不须草稿,援笔立成,深为玄宗倚重。在他的文集中,代皇帝起草的敕文多达114篇。两次升任他为中书侍郎。开元二十年二月转为工部侍郎,兼集贤院学士。八月,兼知制诰。张九龄时已55岁,屡乞归养。玄宗对他加以重用,并不批准,只是把他弟弟张九皋、张九章就近家乡封官,以便照顾老母。张九皋后官至广州都督兼五府节度经略使,张九章后官至岭南节度使、广州都督,都是统治岭南的封疆大吏。

开元二十一年(733年)五月,张九龄升任检校中书侍郎,十二月,授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兼修国史。主理朝政。他建议于河南屯田,引水种稻,遂兼河南稻田使。当时范阳节度使张守琏因为副将安禄山讨伐奚、契丹失败,捉拿护送他到京城,请求按照朝廷典章执行(死刑)。张九龄奏明皇上说:“张守琏的军令一定要执行,安禄山不应该免除死罪。”皇上特别赦免了他。张九龄上奏说: ‘安禄山狼子野心,面有谋反之相,请求皇上根据他的罪行杀掉他,希望断绝后患。”皇上说: “你不要因为王夷甫了解石勒这个旧例,误害了忠诚善良的人。”于是放安禄山回到藩地。

九龄为中书令时,天长节百僚上寿,多献珍异,唯九龄进《金镜录》五卷,言前古兴废之道,上赏异之。又与中书侍郎严挺之、尚书左丞袁仁敬、右庶子梁升卿、御史中丞卢怡结交友善。挺之等有才干,而交道终始不渝,甚为当时之所称。

开元二十二年五月,张九龄迁升中书令集贤院学士知院事修国史。

开元二十三年,加封为金紫光禄大夫,累官封他为始兴县伯,(食邑四百户)。李林甫自己不学无术,因为张九龄的品行被皇帝赏识,心理非常妒忌他。于是推荐牛仙客担任知政事(“掌管政事”),张九龄多次说不行,皇上不高兴。

唐玄宗被李林甫的谗言所惑,玄宗遂于开元二十四年迁九龄为尚书右丞相,免去了知政事。后来宰相每次推荐公卿时,皇上一定会问: “节操、品质、度量能够像张九龄吗?”旧例,(士大夫)者要把笏板插在腰带上,然后乘马,张九龄体弱,常派人拿着笏板,(朝廷)于是设立了笏囊。笏囊的设立,从张九龄开始。罢相后不久又因他荐举的监察御史周子谅弹劾牛仙客,触怒玄宗,坐“举非其人”,贬为荆州长史。

其时,唐朝处在全盛时期 ,但却又隐伏着种种社会危机。张九龄针对社会弊端,提出以“王道”替代“霸道”的从政之道,强调保民育人,反对穷兵黩武;主张省刑罚,薄征徭,扶持农桑;坚持革新吏治,选贤择能,以德才兼备之士任为地方官吏。他的施政方针,缓解了社会矛盾,对巩固中央集权,维护“开元盛世”起了重要的作用,因而被后世誉为“开元之世清贞任宰相”的三杰之一。

在主理朝政时敢于直言向皇帝进谏,多次规劝玄宗居安思危,整顿朝纲。玄宗的宠妃武惠妃,欲谋废太子李瑛而立己子时,命宫中官奴说九龄,九龄叱退使者,及时据理力争,从而平息了宫廷内乱稳定了政局。而对安禄山、李林甫等奸佞所为,张九龄更痛斥其非,并竭力挫败其阴谋。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安禄山任平卢将军,在讨伐契丹时失利,张守珪奏请朝廷斩首。之前,安禄山曾入京朝见,拜见过时任宰相的张九龄。张九龄颇有识人之道,明察秋毫,看出安禄山是奸诈之徒,断定日后此人必会作乱。宰相张九龄对侍中裴光庭说:“乱幽州者,必此胡也。”此次适逢安禄山干犯军法,被押送京城,奏请朝廷判决。张九龄毫不犹豫在奏文上批示,为严肃军纪,将安禄山斩首,奏文说:“穰苴出军,必斩庄贾;孙武行令,亦斩宫嫔。守珪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唐玄宗不明华夷之辨,看了批文后说:“卿岂以王夷甫识石勒,便臆断禄山难制耶?”唐玄宗没有最终批准,却为示皇恩,将安禄山释放。最终安禄山反叛,重演了西晋末年,羯族石勒反晋乱华的一幕。

开元二十四年八五日千秋节(玄宗生日),张九龄送《千秋金鉴录》作贺仪,劝皇帝励精图治。

当初,张九龄担任宰相,举荐长安尉周子谅担任监察御史。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周子谅因为胡乱讲吉凶,皇上亲自加以质问,命令在朝堂上判决杀掉他。张九龄因犯了举荐不称职的罪,降职担任荆州大都督府长史。

开元二十七年,张九龄被封为始兴开国伯,食邑五百户。

病逝曲江

开元二十八年(740年)春,他请求回乡拜扫先人之墓,因为遇到疾病而五七日去世,终年六十八岁,皇上赠封他为荆州大都督,谥号叫文献。

在他死后不久,曾被其断言“必反”的安禄山果然掀起了“安史之乱”,从而导致唐朝迅速从“全盛”走向没落。唐玄宗奔蜀,因追思张九龄的卓见而痛悔不已,遣使至曲江祭张九龄,追赠其为司徒。

张九龄主要成就

诗歌

张九龄诗歌成就颇高,独具“雅正冲淡”的神韵,写出了不少留存后世的名诗,并对岭南诗派的开创起了启迪作用。九龄才思敏捷,文章高雅,诗意超逸,其《感遇》、《望怀远》等更为千古传颂之诗。有《曲江集》二十卷传世。张九龄的诗早年词采清丽,情致深婉,为诗坛前辈张说所激赏。被贬后风格转趋朴素遒劲。

七岁知属文,有文名,张说称他“后出词人之冠”。有诗《感遇》12首,名列《唐诗三百首》第一首,和陈子昂的《感遇》38首相提并论,其中“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一联,更是他高洁情操的写照。另外,张九龄的五言律诗情致深婉,如:《望怀远》一句“海上生明,天涯共此时”唱绝千古。

安史之乱

张九龄是开元时期的贤相之一,也是唐代唯一个由岭南书生出身的宰相。他耿直温雅,风仪甚整,时人誉为“曲江风度”。即使罢相后,如有人向玄宗举荐人才,玄宗辄问道:“其人风度得如九龄否?”开元末年,玄宗倦于理政,渐渐沉迷享,疏远贤人。在小人得志的凶险政情下,张九龄能守正嫉邪,刚直敢言,成为安史之乱前最后一位公忠体国、举足轻重的唐室大臣。他曾坚拒武惠妃的贿赂,粉碎了她危及太子的阴谋;他也曾反对任用奸佞的李林甫、庸懦的牛仙客为相,以至屡忤玄宗意,终于罢相。他光远大,曾言安禄山“貌有反相,不杀必为后患”,然而不为玄宗采纳。后来安史乱起,玄宗仓皇入蜀时,忆起九龄平生之言,痛哭之余,唯有遣使祭奠故人而已。


入庐山仰望瀑布水

唐代    张九龄

绝顶有悬泉,喧喧出烟杪。不知几时岁,但见无昏晓。
闪闪青崖落,鲜鲜白日皎。洒流湿行云,溅沫惊飞鸟。
雷吼何喷薄,箭驰入窈窕。昔闻山下蒙,今乃林峦表。
物情有诡激,坤元曷纷矫。默然置此去,变化谁能了。

题画山水障

唐代    张九龄

心累犹不尽,果为物外牵。偶因耳目好,复假丹青妍。
尝抱野间意,而迫区中缘。尘事固已矣,秉意终不迁。
良工适我愿,妙墨挥岩泉。变化合群有,高深侔自然。
置陈北堂上,仿像南山前。静无户庭出,行已兹地偏。
萱草忧可树,合欢忿益蠲。所因本微物,况乃凭幽筌。
言象会自泯,意色聊自宣。对玩有佳趣,使我心渺绵。

奉和圣制喜雨

唐代    张九龄

艰我稼穑,载育载亭。随物应之,曷圣与灵。谓我何凭,
惟德之馨。谁云天远,以诚必至。太清无云,羲和顿辔。
于斯烝人,瞻彼非觊。阴冥倏忽,沛泽咸洎。何以致之。
我后之感。无皋无隰,黍稷黯黯。无卉无木,敷芬黮黤.
黄龙勿来,鸣鸟不思。人和年丰,皇心则怡。岂与周宣,
云汉徒诗。

别乡人南还

唐代    张九龄

橘柚南中暖,桑榆北地阴。何言荣落异,因见别离心。
吾亦江乡子,思归梦寐深。闻君去水宿,结思渺云林。
牵缀从浮事,迟回谢所钦。东南行舫远,秋浦念猿吟。

与王六履震广州津亭晓望

唐代    张九龄

明发临前渚,寒来净远空。水纹天上碧,日气海边红。
景物纷为异,人情赖此同。乘槎自有适,非欲破长风。

和苏侍郎小园夕霁寄诸弟

唐代    张九龄

清风阊阖至,轩盖承明归。云月爱秋景,林堂开夜扉。
何言兼济日,尚与宴私违。兴逐蒹葭变,文因棠棣飞。
人伦用忠孝,帝德已光辉。赠弟今为贵,方知陆氏微。

林亭寓言

唐代    张九龄

林居逢岁晏,遇物使情多。蘅茝不时与,芬荣奈汝何。
更怜篱下菊,无如松上萝。因依自有命,非是隔阳和。

和黄门卢监望秦始皇陵

唐代    张九龄

秦帝始求仙,骊山何遽卜。中年既无效,兹地所宜复。
徒役如雷奔,珍怪亦云蓄。黔首无寄命,赭衣相追逐。
人怨神亦怒,身死宗遂覆。土崩失天下,龙斗入函谷。
国为项籍屠,君同华元戮。始掘既由楚,终焚乃因牧。
上宰议扬贤,中阿感桓速。一闻过秦论,载怀空杼轴。

送杨府李功曹

唐代    张九龄

平生属良友,结绶望光辉。何知人事拙,相与宦情非。
别路穿林尽,征帆际海归。居然已多意,况复两乡违。

冬中至玉泉山寺属穷阴冰闭崖谷无色及仲春行县…有此作

唐代    张九龄

灵境信幽绝,芳时重暄妍。再来及兹胜,一遇非无缘。
万木柔可结,千花敷欲然。松间鸣好鸟,竹下流清泉。
石壁开精舍,金光照法筵。真空本自寂,假有聊相宣。
复此灰心者,仍追巢顶禅。简书虽有畏,身世亦相捐。

祠紫盖山经玉泉山寺

唐代    张九龄

指途跻楚望,策马傍荆岑。稍稍松篁入,泠泠涧谷深。
观奇逐幽映,历险忘岖嶔。上界投佛影,中天扬梵音。
焚香忏在昔,礼足誓来今。灵异若有对,神仙真可寻。
高僧闻逝者,远俗是初心。藓驳经行处,猿啼燕坐林。
归真已寂灭,留迹岂湮沉。法地自兹广,何云千万金。

奉和圣制初出洛城

唐代    张九龄

东土淹龙驾,西人望翠华。山川只询物,宫观岂为家。
十月回星斗,千官捧日车。洛阳无怨思,巡幸更非赊。

望月怀远 / 望月怀古

唐代    张九龄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和吏部李侍郎见示秋夜望月忆诸侍郎之什…因命仆继作

唐代    张九龄

清秋发高兴,凉月复闲宵。光逐露华满,情因水镜摇。
同时亦所见,异路无相招。美景向空尽,欢言随事销。
忽听金华作,诚如玉律调。南宫尚为后,东观何其辽。
名数虽云隔,风期幸未遥。今来重馀论,怀此更终朝。

奉和圣制同二相南出雀鼠谷

唐代    张九龄

设险诸侯地,承平圣主巡。东君朝二月,南旆拥三辰。
寒出重关尽,年随行漏新。瑞云丛捧日,芳树曲迎春。
舞咏先驰道,恩华及从臣。汾川花鸟意,并奉属车尘。

晚霁登王六东阁

唐代    张九龄

试上江楼望,初逢山雨晴。
连空青嶂合,向晚白云生。
俊美要殊观,萧条见远情。
情来不可极,日暮水流清。

奉和圣制早登太行山率尔言志

唐代    张九龄

孟月摄提贞,乘时我后征。晨严九折度,暮戒六军行。
日御驰中道,风师卷太清。戈鋋林表出,组练雪间明。
动植希皇豫,高深奉睿情。陪游七圣列,望幸百神迎。
气色烟犹喜,恩光草尚荣。之罘称万岁,今此复同声。

恩赐乐游园宴应制

唐代    张九龄

宝筵延厚命,供帐序群公。形胜宜春接,威仪建礼同。
晞阳人似露,解愠物从风。朝庆千龄始,年华二月中。
辉光遍草木,和气发丝桐。岁岁无为化,宁知乐九功。

酬王六寒朝见诒

唐代    张九龄

贾生流寓日,扬子寂寥时。在物多相背,唯君独见思。
渔为江上曲,雪作郢中词。忽枉兼金讯,长怀伐木诗。

幽人归独卧

唐代    张九龄

幽人归独卧,滞虑洗孤清。
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
飞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诚?

酬王履震游园林见贻

唐代    张九龄

宅生惟海县,素业守郊园。中览霸王说,上徼明主恩。
一行罢兰径,数载历金门。既负潘生拙,俄从周任言。
逶迤恋轩陛,萧散反丘樊。旧径稀人迹,前池耗水痕。
并看芳树老,唯觉敝庐存。自我栖幽谷,逢君翳覆盆。
孟轲应有命,贾谊得无冤。江上行伤远,林间偶避喧。
地偏人事绝,时霁鸟声繁。独善心俱闭,穷居道共尊。
乐因南涧藻,忧岂北堂萱。幽意加投漆,新诗重赠轩。
平生徇知己,穷达与君论。

春江晚景

唐代    张九龄

江林多秀发,云日复相鲜。
征路那逢此,春心益渺然。
兴来只自得,佳处莫能传。
薄暮津亭下,余花满客船。

奉和圣制谒玄元皇帝庙斋

唐代    张九龄

兴运昔有感,建祠北山巅。云雷初缔构,日月今悠然。
紫气尚蓊郁,玄元如在焉。迨兹事追远,轮奂复增鲜。
洞府香林处,斋坛清汉边。吾君乃尊祖,夙驾此留连。
乐动人神会,钟成律度圆。笙歌下鸾鹤,芝朮萃灵仙。
曾是福黎庶,岂唯味虚玄。赓歌徒有作,微薄谢昭宣。

送苏主簿赴偃师

唐代    张九龄

我与文雄别,胡然邑吏归。贤人安下位,鸷鸟欲卑飞。
激节轻华冕,移官殉彩衣。羡君行乐处,从此拜庭闱。

道逢北使题赠京邑亲知

唐代    张九龄

征骖稍靡靡,去国方迟迟。路绕南登岸,情摇北上旗。
故人怜别日,旅雁逐归时。岁晏无芳草,将何寄所思。

奉和圣制龙池篇

唐代    张九龄

天启神龙生碧泉,泉水灵源浸迤延。飞龙已向珠潭出,
积水仍将银汉连。岸傍花柳看胜画,浦上楼台问是仙。
我后元符从此得,方为万岁寿图川。

彭蠡湖上

唐代    张九龄

沿涉经大湖,湖流多行泆.决晨趋北渚,逗浦已西日。
所适虽淹旷,中流且闲逸。瑰诡良复多,感见乃非一。
庐山直阳浒,孤石当阴术。一水云际飞,数峰湖心出。
象类何交纠,形言岂深悉。且知皆自然,高下无相恤。

三月三日登龙山

唐代    张九龄

伊川与灞津,今日祓除人。岂似龙山上,还同湘水滨。
衰颜忧更老,淑景望非春。禊饮岂吾事,聊将偶俗尘。

九月九日登龙山

唐代    张九龄

郡庭常窘束,凉野求昭旷。楚客凛秋时,桓公旧台上。
清明风日好,历落江山望。极远何萧条,中留坐惆怅。
东弥夏首阔,西拒荆门壮。夷险虽异时,古今岂殊状。
先贤杳不接,故老犹可访。投吊伤昔人,挥斤感前匠。
自为本疏散,未始忘幽尚。际会非有欲,往来是无妄。
为邦复多幸,去国殊迁放。且泛篱下菊,还聆郢中唱。
灌园亦何为,於陵乃逃相。

自始兴溪夜上赴岭

唐代    张九龄

尝蓄名山意,兹为世网牵。征途屡及此,初服已非然。
日落青岩际,溪行绿筱边。去舟乘月后,归鸟息人前。
数曲迷幽嶂,连圻触暗泉。深林风绪结,遥夜客情悬。
非梗胡为泛,无膏亦自煎。不知于役者,相乐在何年。

友情链接: 词语大全    成语大全   
蜀ICP备15007361号-18   E_mail:zzkj8899 foxmail.com
2005-2022 https:www.888dfh.com  古诗文网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