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代:先秦 / 两汉 / 魏晋 / 南北朝 / 隋代 / 唐代 / 五代 / 宋代 / 金朝 / 元代 / 明代 / 清代 /

元稹简介

唐代    

元稹,元稹的古诗大全

元稹(779年-831年,或唐代宗大历十四年至文宗大和五年),字微之,别字威明,唐洛阳人(今河南洛阳)。父元宽,母郑氏。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府”。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并称“元白”。

查看更多元稹的古诗      更多唐代的古诗

元稹生平

家族背景

元稹(779年-831年),字微之,别字威明,唐河南府东都洛阳(今河南洛阳)人,父元宽,母郑氏,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元稹家族久居东都洛阳世代为官,五代祖元弘,官至隋北平太守,四代祖元义端,官至唐魏州刺史,曾祖元延景,为歧州参军,祖父元悱官至南顿县丞,父亲元宽任比部郎中、舒王府长史。

早年经历

唐代宗大历十四年(779年)二月,元稹出生于东都洛阳城南,八岁那年父亲元宽因病去世,出生书香门第的母亲郑氏,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元稹上学的担子。天资聪颖的元稹不负母亲厚望,15岁参加朝廷举办的“礼记、尚书”考试,实现两经擢第;23岁登吏部科,授校书郎;28岁应制“举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考试,授左拾遗,职位为从8品。早年元稹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运动”,后人把他和白居易并称“元白”。

初进宦海

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十五岁的元稹以明两经擢第。唐代科举名目甚多,而报考最多的科目则为进士和明经两科。不过两科相比也有难易之分,进士科难,“大抵千人得第者百一二”;明经科“倍之,得第者使一二”,故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说,而唐代文人也更为看重进士科。元稹为尽快摆脱贫困,获取功名,选择投考的为相对容易的明经科,一战告捷。及第之初的元稹却一直无官,闲居于京城。但他没有终止勤奋学习。家庭藏书给他提供了博览群书的条件,京城的文化环境和他的广泛兴趣,陶冶了他的文化修养。次年得陈子昂《感遇》诗及杜甫诗数百首悉心读之,始大量作诗。

贞元十五年(799年),二十一岁的元稹寓居蒲州,初仕于河中府。此时,正当驻军骚乱,蒲州不宁。元稹借助友人之力保护处于危难之中的远亲。乱定,与其家少女相爱。不久,元稹牵于功名,西归京城应制科试。

选婚高门

贞元十八年(802年)冬,元稹再次参加吏部试。次年春,中书判拔萃科第四等,授秘书省校书郎。贞元十九年(803年),二十四岁的元稹与大他八岁的白居易同登书判拔萃科,并入秘书省任校书郎,从此二人成为生死不渝的好友。元稹出身中小地主,门第不高,只有入仕以后,才有结婚高门的资本,如今作了校书郎,这时,元稹正值风华正茂,才华横溢,自然就把终身大事提上了日程。据韩愈《监察御史元君妻京兆韦氏墓志铭》云:“选婿得今御史河南元稹。祺时始以选校书秘书省中”,元稹授校书郎后不久便娶韦夏卿之女韦丛为妻。十月,岳父韦夏卿授东都洛阳留守,赴东都洛阳上任,由于韦丛是”谢公最小偏怜女”,割舍不下,于是元稹、韦丛夫妇一同侍从韦夏卿赴洛阳,元稹夫妇就住在东都洛阳履信坊韦宅。元稹次年初才返回京城,而依据元稹诗文韦从则久居洛阳,这一阶段元稹因家事多次往返于京城与洛阳。

一贬江陵

唐宪宗元和元年(806年)四月,元稹和白居易同登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元白同及第,登第者十八人,元稹为第一名,授左拾遗。元稹一到职立刻接二连三地上疏献表,先论“教本”(重视给皇子选择保傅),再论“谏职”、“迁庙”,一直论到西北边事这样的大政,同时旗帜鲜明地支持裴度(时任监察御史)对朝中权幸的抨击,从而引起了宪宗的注意,很快受到召见。元稹奉职勤恳,本应受到鼓励,可是因为锋芒太露,触犯权贵,反而引起了宰臣的不满,九月贬为河南县尉。白居易罢校书郎,亦出为县尉。此时,母亲去世,元稹悲痛不已,在家守孝三年。此后,三十一岁的元稹被提拔为监察御史。

元和四年春(809年),奉命出使剑南东川。初登官场,意气风发,一心为民,报效国家,遂大胆劾奏不法官吏,平反许多冤案,得到民众的广泛欢迎和崇高赞誉。白居易更是作诗赠他“其心如肺石,动必达穷民,东川八十家,冤愤一言申”。这一举动触犯了朝中旧官僚阶层及藩镇集团的利益,很快他们就找了机会将元稹外遣——分务东台。东台就是东都洛阳的御史台,用意在于将他排挤闲置。即便遭受到这样的打压,元稹仍然坚持为官之初的原则,秉公执法。同年,正值仕途受挫时,其娴熟聪慧的妻子韦丛盛年而逝,韦丛之死,对元稹打击很大,使他常常夜不能寐。由于难遣伤痛,元稹写下了有名的悼亡诗——《遣悲怀三首》。

元和五年(810年),元稹因弹奏河南尹房式(开国重臣房玄龄之后)不法事,被召回罚俸。途经华州敷水驿便宿于驿馆上厅,恰逢宦官仇士良、刘士元等人在此,也要争住在上厅,元稹据理力争,却遭到仇士良的漫骂,刘士元更是上前用马鞭抽打元稹,打得他鲜血直流,最终被赶出了上厅。后来唐宪宗便以“元稹轻树威,失宪臣体”为由,贬元稹为江陵府士曹参军。从此开始了他困顿州郡十余年的贬谪生活。

二贬通州

元稹因才华出众、性格豪爽不为朝廷所容,流放荆蛮近十年。随即白居易也贬为江州司马,元稹量移通州司马。虽然通州、江州天远地隔,可两人来往赠答,计所做诗,有自三十韵、五十韵直至百韵者。江南人士,驿舍道途讽诵,一直流传至宫中,里巷之人互相传诵,致使市上纸贵。由诗中可知其流离放逐之心境,无不凄惋。

元和十年(815年)正月,三十七岁的元稹一度奉诏回朝,以为起用有望。途经蓝桥驿曾题诗留赠命运相似的友人刘禹锡、柳宗元。抵京后,与白居易诗酒唱和,意气风发。元稹收集诗友作品,拟编为《元白还往诗集》,但书稿未成,却突然与刘禹锡、柳宗元一同被放逐远州。元和十年(815年)三月,元稹“一身骑马向通州”,出任通州司马。流落“哭鸟昼飞人少见,怅魂夜啸虎行多”(《酬乐天得微之诗,知通州事,因成四首》)的通州,他“垂死老病”,患上疟疾,几乎死去。曾赴山南西道兴元府求医。潦倒困苦中,诗人只能以诗述怀,以友情相互慰藉。在通州完成了他最具影响力的乐府诗歌《连昌宫词》和与白居易酬唱之作180余首。

三贬同州

随着平淮西后的大赦和元稹知己旧识崔群、李夷简、裴度相继为相,逐渐改变了他在政治上长期受压抑的处境。元稹于元和十三年(818年)已代理通州刺史,岁末,转虢州长史。元和十四年冬(819年),唐宪宗召元稹回京,授膳部员外郎。宰相令狐楚对其诗文深为赞赏,“以为今代之鲍、谢也”。

元和十五年(820年),唐穆宗及位后,因宰相段文昌之荐,元真授祠部郎中、知制诰。唐穆宗为太子时已喜爱元稹诗歌,此时特别器重于他,经常召见,语及兵赋及西北边事,令其筹画。数月后,被擢为中书舍人,翰林承旨学士,与已在翰林院的李德裕、李绅俱以学识才艺闻名,时称“三俊”(《旧唐书·李绅传》)。在迅速升迁的同时,元稹陷入了尖锐复杂的政治斗争漩涡,与李宗闵的积怨爆发,埋下党争的种子。不久,由于误会等原因,裴度弹劾元稹结交魏宏简,元稹被罢承旨学士,官工部侍郎。次年春,元稹、裴度先后为相。在唐王朝与地方军阀的斗争中,元稹积极平息骚乱,拟用反间计平叛。可觊觎宰相之位的李逢吉与宦官勾结,派人阴谋诬告元稹谋刺裴度,后虽查清真相,但元、裴被同时罢相。元稹出为同州刺史。

长庆三年(823年),他被调任浙东观察使兼越州刺史。唐敬宗宝力元年(825年),元稹命所属七州筑陂塘,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在浙东的六年,元稹颇有政绩,深得百姓拥戴。

四贬武昌

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年)九月,元稹入朝为尚书左丞。身居要职,有了兴利除弊的条件,他又恢复了为谏官时之锐气,决心整顿政府官员,肃清吏治,将郎官中颇遭公众舆论指责的七人贬谪出京。然而因元稹素无操行,人心不服。时值宰相王播突然去世,李宗闵正再度当权,元稹又受到排挤。大和四年(830年)正月,元稹被迫出为检校户部尚书,兼鄂州刺史、御史大夫、武昌军节度使。大和五年(831年)七二十二日暴病,一日后便在镇署去世,时年五十三,死后追赠尚书右仆射,白居易为其撰写了墓志。

元稹主要成就


贻蜀五首。韦兵曹臧文

唐代    元稹

处处侯门可曳裾,人人争事蜀尚书。摩天气直山曾拔,
澈底心清水共虚。鹏翼已翻君好去,乌头未变我何如。
殷勤为话深相感,不学冯谖待食鱼。

寄昙、嵩、寂三上人

唐代    元稹

长学对治思苦处,偏将死苦教人间。
今因为说无生死,无可对治心更闲。

刘、阮妻二首

唐代    元稹

仙洞千年一度闲,等闲偷入又偷回。
桃花飞尽东风起,何处消沉去不来。
芙蓉脂肉绿云鬟,罨画楼台青黛山。
千树桃花万年药,不知何事忆人间。

西州院(东川官舍)

唐代    元稹

自入西州院,唯见东川城。今夜城头月,非暗又非明。
文案床席满,卷舒赃罪名。惨凄且烦倦,弃之阶下行。
怅望天回转,动摇万里情。参辰次第出,牛女颠倒倾。
况此风中柳,枝条千万茎。到来篱下笋,亦已长短生。
感怆正多绪,鸦鸦相唤惊。墙上杜鹃鸟,又作思归鸣。
以彼撩乱思,吟为幽怨声。吟罢终不寝,冬冬复铛铛。

梦井

唐代    元稹

梦上高高原,原上有深井。登高意枯渴,愿见深泉冷。
裴回绕井顾,自照泉中影。沉浮落井瓶,井上无悬绠。
念此瓶欲沉,荒忙为求请。遍入原上村,村空犬仍猛。
还来绕井哭,哭声通复哽。哽噎梦忽惊,觉来房舍静。
灯焰碧胧胧,泪光疑冏冏。钟声夜方半,坐卧心难整。
忽忆咸阳原,荒田万馀顷。土厚圹亦深,埋魂在深埂。
埂深安可越,魂通有时逞。今宵泉下人,化作瓶相憬。
感此涕汍澜,汍澜涕沾领。所伤觉梦间,便觉死生境。
岂无同穴期,生期谅绵永。又恐前后魂,安能两知省。
寻环意无极,坐见天将昞.吟此梦井诗,春朝好光景。

夜坐

唐代    元稹

雨滞更愁南瘴毒,月明兼喜北风凉。古城楼影横空馆,
湿地虫声绕暗廊。萤火乱飞秋已近,星辰早没夜初长。
孩提万里何时见,狼藉家书满卧床。

见乐天诗

唐代    元稹

通州到日日平西,江馆无人虎印泥。
忽向破檐残漏处,见君诗在柱心题。

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缚戎人

唐代    元稹

边头大将差健卒,入抄禽生快于鹘。但逢赪面即捉来,
半是边人半戎羯。大将论功重多级,捷书飞奏何超忽。
圣朝不杀谐至仁,远送炎方示微罚。万里虚劳肉食费,
连头尽被毡裘暍。华裀重席卧腥臊,病犬愁鸪声咽嗢。
中有一人能汉语,自言家本长城窟。少年随父戍安西,
河渭瓜沙眼看没。天宝未乱犹数载,狼星四角光蓬勃。
中原祸作边防危,果有豺狼四来伐。蕃马膘成正翘健,
蕃兵肉饱争唐突。烟尘乱起无亭燧,主帅惊跳弃旄钺。
半夜城摧鹅雁鸣,妻啼子叫曾不歇。阴森神庙未敢依,
脆薄河冰安可越。荆棘深处共潜身,前困蒺藜后臲卼.
平明蕃骑四面走,古墓深林尽株榾。少壮为俘头被髡,
老翁留居足多刖。乌鸢满野尸狼藉,楼榭成灰墙突兀。
暗水溅溅入旧池,平沙漫漫铺明月。戎王遣将来安慰,
口不敢言心咄咄。供进腋腋御叱般,岂料穹庐拣肥腯.
五六十年消息绝,中间盟会又猖獗。眼穿东日望尧云,
肠断正朝梳汉发。近年如此思汉者,半为老病半埋骨。
常教孙子学乡音,犹话平时好城阙。老者傥尽少者壮,
生长蕃中似蕃悖。不知祖父皆汉民,便恐为蕃心矻矻.
缘边饱喂十万众,何不齐驱一时发。年年但捉两三人,
精卫衔芦塞溟渤。

赋得春雪映早梅

唐代    元稹

飞舞先春雪,因依上番梅。一枝方渐秀,六出已同开。
积素光逾密,真花节暗催。抟风飘不散,见晛忽偏摧。
郢曲琴空奏,羌音笛自哀。今朝两成咏,翻挟昔人才。

玉泉道中作

唐代    元稹

楚俗物候晚,孟冬才有霜。早农半华实,夕水含风凉。
遐想云外寺,峰峦渺相望。松门接官路,泉脉连僧房。
微露上弦月,暗焚初夜香。谷深烟壒净,山虚钟磬长。
念此清境远,复忧尘事妨。行行即前路,勿滞分寸光。

缘路

唐代    元稹

总是玲珑竹,兼藏浅漫溪。沙平深见底,石乱不成泥。
烟火遥村落,桑麻隔稻畦。此中如有问,甘被到头迷。

南家桃

唐代    元稹

南家桃树深红色,日照露光看不得。树小花狂风易吹,
一夜风吹满墙北。离人自有经时别,眼前落花心叹息。
更待明年花满枝,一年迢递空相忆。

树上乌(癸卯)

唐代    元稹

树上乌,洲中有树巢若铺。百巢一树知几乌,
一乌不下三四雏,雏又生雏知几雏。老乌未死雏已乌,
散向人间何处无。攫麑啄卵方可食,男女群强最多力。
灵蛇万古唯一珠,岂可抨弹千万亿。
吾不会天教尔辈多子孙,告诉天公天不言。

酬乐天雪中见寄

唐代    元稹

知君夜听风萧索,晓望林亭雪半糊。撼落不教封柳眼,
扫来偏尽附梅株。敲扶密竹枝犹亚,煦暖寒禽气渐苏。
坐觉湖声迷远浪,回惊云路在长途。钱塘湖上蘋先合,
梳洗楼前粉暗铺。石立玉童披鹤氅,台施瑶席换龙须。
满空飞舞应为瑞,寡和高歌只自娱。莫遣拥帘伤思妇,
且将盈尺慰农夫。称觞彼此情何异,对景东西事有殊。
镜水绕山山尽白,琉璃云母世间无。

庙之神

唐代    元稹

我马烦兮释我车,神之庙兮山之阿。予一拜而一祝,
祝予心之无涯。涕汍澜而零落,神寂默而无哗。神兮神兮,
奈神之寂默而不言何。复再拜而再祝,鼓吾腹兮歌吾歌。
歌曰:今耶,古耶,有耶,无耶。福不自神耶,
神不福人耶。巫尔惑耶,稔而诛耶。谒不得耶,
终不可谒耶。返吾驾而遵吾道,庙之木兮山之花。

春词

唐代    元稹

山翠湖光似欲流,蜂声鸟思却堪愁。
西施颜色今何在,但看春风百草头。

秋夕远怀

唐代    元稹

旦夕天气爽,风飘叶渐轻。星繁河汉白,露逼衾枕清。
丹鸟月中灭,莎鸡床下鸣。悠悠此怀抱,况复多远情。

襄阳道

唐代    元稹

羊公名渐远,唯有岘山碑。近日称难继,曹王任马彝。
椒兰俱下世,城郭到今时。汉水清如玉,流来本为谁。

岁日

唐代    元稹

一日今年始,一年前事空。凄凉百年事,应与一年同。

痁卧闻幕中诸公征乐会饮,因有戏呈三十韵

唐代    元稹

濩落因寒甚,沉阴与病偕。药囊堆小案,书卷塞空斋。
胀腹看成鼓,羸形渐比柴。道情忧易适,温瘴气难排。
治t3扶轻仗,开门立静街。耳鸣疑暮角,眼暗助昏霾。
野竹连荒草,平陂接断崖。坐隅甘对鵩,当路恐遭豺。
蛇蛊迷弓影,雕翎落箭靫.晚篱喧斗雀,残菊半枯荄.
怅望悲回雁,依迟傍古槐。一生长苦节,三省讵行怪。
奔北翻成勇,司南却是呙。穹苍真漠漠,风雨漫喈喈。
彼美犹谿女,其谁占馆娃。诚知通有日,太极浩无涯。
布卦求无妄,祈天愿孔皆。藏衰谋计拙,地僻往还乖。
况羡莲花侣,方欣绮席谐。钿车迎妓乐,银翰屈朋侪。
白纻颦歌黛,同蹄坠舞钗。纤身霞出海,艳脸月临淮。
筹箸随宜放,投盘止罚啀。红娘留醉打,觥使及醒差。
顾我潜孤愤,何人想独怀。夜灯然檞叶,冻雪堕砖阶。
坏壁虚缸倚,深炉小火埋。鼠骄衔笔砚,被冷束筋骸。
毕竟图斟酌,先须遣疠痎.枪旗如在手,那复敢崴pN.

古寺

唐代    元稹

古寺春馀日半斜,竹风萧爽胜人家。
花时不到有花院,意在寻僧不在花。

寄乐天

唐代    元稹

无身尚拟魂相就,身在那无梦往还。
直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

晚宴湘亭

唐代    元稹

晚日宴清湘,晴空走艳阳。花低愁露醉,絮起觉春狂。
舞旋红裙急,歌垂碧袖长。甘心出童羖,须一尽时荒。

使东川。惭问囚

唐代    元稹

司马子微坛上头,与君深结白云俦。尚平村落拟连买,
王屋山泉为别游。各待陆浑求一尉,共资三径便同休。
那知今日蜀门路,带月夜行缘问囚。

长庆历

唐代    元稹

年历复年历,卷尽悲且惜。历日何足悲,但悲年运易。
年年岂无叹,此叹何唧唧。所叹别此年,永无长庆历。

顺宗至德大圣大安孝皇帝挽歌词三首(左拾遗时作)

唐代    元稹

不改延洪祚,因成揖让朝。讴歌同戴启,遏密共思尧。
雨露施恩广,梯航会葬遥。号弓那独切,曾感昔年招。
前春文祖庙,大舜嗣尧登。及此逾年感,还因是月崩。
寿缘追孝促,业在继明兴。俭诏同今古,山川绕灞陵。
七月悲风起,凄凉万国人。羽仪经巷内,輼fm转城闉。
暝色依陵早,秋声入辂新。自嗟同草木,不识永贞春。

晴日

唐代    元稹

多病苦虚羸,晴明强展眉。读书心绪少,闲卧日长时。

使东川。望驿台(三月尽)

唐代    元稹

可怜三月三旬足,怅望江边望驿台。
料得孟光今日语,不曾春尽不归来。

感逝(浙东)

唐代    元稹

头白夫妻分无子,谁令兰梦感衰翁。三声啼妇卧床上,
一寸断肠埋土中。蜩甲暗枯秋叶坠,燕雏新去夜巢空。
情知此恨人皆有,应与暮年心不同。

春病

唐代    元稹

病来闲卧久,因见静时心。残月晓窗迥,落花幽院深。
望山移坐榻,行药步墙阴。车马门前度,遥闻哀苦吟。

友情链接: 词语大全    成语大全   
蜀ICP备15007361号-18   E_mail:zzkj8899 foxmail.com
2005-2022 https:www.888dfh.com  古诗文网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